无障碍浏览
丨 丨 丨 丨 丨

定远古寺庙寻踪

发布时间:2016-08-12 16:25 [ 字体: ] 浏览量:8次

  根据地质、考古发现,距今6000年以前的新石器时代,安徽定远县境内洛河流域的侯家寨(今炉桥镇袁庄村)、沛河流域的陈思古堆(吴圩镇永兴村)、池河流域的孟古堆(今连江镇郭集村)就有原始人类生存。到了夏、商朝,始有史文记载。据谭其骧主编的《夏商地图册》标示,定远西北百余里有涂山氏部落(今蚌埠西郊涂山),西南百余里有虎方氏部落(今长丰县水家湖附近),东北百余里有淮夷部落(今凤阳县东一带),南有六、蓼、巢等部落(今六安、舒城、巢湖一带)。西周时,淮河南北统属淮夷部落之地。《尚书·禹贡》区分华夏为九州,定远属于扬州区域。春秋时,淮夷一支赢姓被东周王朝封为子国,国号钟离,国都设在濠水入淮处(今凤阳县临淮关镇城里村),定远属于钟离子国南境的丘陵荒地。当时,钟离是吴、楚两大国互争之区,一时属吴,一时属楚,所以此地称为“吴头楚尾”。楚怀王23年(前306)最后灭越,定远之地复入楚国。秦始皇26年(前221)统一全国,建立郡县制。其中九江郡下的曲阳、阴陵、东城三县大部分土地均属后来南朝梁武帝普通五年(524)建立的定远县区域。当时定远郡县辖境,相当于今明光镇西南、凤阳县鹿塘以南、淮南市窑河以东,南至今长丰县下塘集、肥东县八斗岭以北、滁州皇甫山以西地区。直至明、清,均无大的变动(高鹤主编《明朝嘉靖定远区域图》)。由此可知,定远既是两千多年的古县,又是方圆数百里的大县,历史悠久,文物众多。根据明、清旧志记载,仅是遍布城乡大大小小的寺、庙、祠、庵就有100多处,现择要简述一二。

  莫邪寺

  皖东最早出现的山名是班固《汉书·项籍传》记载的项羽东城突围的四隤山,其次是北魏郦道元在《水经注·淮水》条中记载的莫邪山。此山在定远、凤阳交界处,东西横卧一百余里,因山上生长一种干屈枝横的楂枒树,志载楂枒山;又因抗日游陆队在此建立定、凤、怀根据地,统称凤阳山;当地人年久叫别了,俗称莫牙山、查牙山。山麓自古以来就建有一座莫邪寺。提起莫邪山与莫邪寺,使人自然想到巾帼英雄莫邪女和著名神锋莫邪剑。翻开地理史书、定远旧志和民间传说,莫邪山、莫邪寺还真与莫邪女、莫邪剑有段姻缘哩!北魏郦道元《水经注·淮水》条记:“淮水又北迳莫邪山西,山南有阴陵县故城。”元朝杨守敬又进一步注明:“莫邪山。长老传云古者于此铸剑莫邪剑,因为山名。俗称剑山。”话说战国时,吴国与越国争霸,吴王强迫越国剑师干将、莫邪夫妻为其铸剑。三个月铸成两剑,取名干将、莫邪。干将临走献剑交代妻子:“吴王欲灭越国,十分妒才,怕我为本国所用。我今只送干将一剑,必不能回。现将莫邪剑交你保存,我若被杀,速带儿子逃走,以后炼剑报仇。”不出所料,干将献剑后被杀,莫邪女带着儿子逃到吴头楚尾交界处深山中,改姓慕,藏在山洞中,一面铸剑,一面指导儿子练剑。十年后,儿子练成剑气杀人绝技,诈称献剑,深入吴宫,杀死吴王。现在定远县永康镇东北20余里的莫邪寺就是莫邪女铸剑教子的地方。当地人民为了纪念莫邪母子报仇除霸的英勇事迹,在洞前修建莫邪寺。据传原来前后两进各五间,香火极盛。寺前有棵千余年银杏,高五丈余,树围三抱,直干如苍龙昂首,分枝似斑凤展翅。可惜长久无人护理,被人拔皮抽筋,几次死而复生,最终含恨死去。寺西有常流不竭的莫邪溪。此寺毁于清末战火,寺基赫然在目,石砖满地,犹见昔日规模。如今仍存几间瓦房,成为县林厂护林基地。清王溥《莫邪山》诗云:“空山人迹杳,犬吠碧烟深。剑气销为雪,松风击作琴。到门寒翠滴,入室昼阴生。若有幽人卧,孤云自古今。”清邑人凌火寿《游剑山》诗云:“亘古此山行,踏破山前路;游山人渐衰,山面依如故。”

  漆园观

  北宋乐史编著的《太平环宇记》128卷《定远县》条中记载:“废漆园在县东三十里,共地东西南北约方三百步,天宝中尚有漆树三十余株,后被野火燔烧。其树在故县村西一百步,即楚国庄周为吏之处。今为垄亩。”该书又记:“漆园观在县治东北一百三十步,唐弘道二年置,取漆园为名。”明嘉靖高鹤主编《定远县志》记载:“漆园,《濠梁志》云:县东三十里,周围三百步,祖传庄周为吏之处。唐弘道间建漆园观。吕许公夷简序云:庄生为吏之地。”民国初年邑人杨炳坤《定远县志·舆地考》更加明确指出:“棠棣店为庄周漆园遗址”。根据史志提供的线索,笔者于1986年深秋,徒步来到定东30里棠棣店考查。该村座落在一条北南走向山岗的南端,长约五里,宽约二里,东西两条水冲汇成岗南一泓大溪,棠棣店百户人家就东西排列在背岗面溪的风水宝地上。当地老人介绍:棠棣店古名旧县村,说是定远县府曾一度设在这里。祖传山岗南边原有一大片漆树,说是当时春秋钟离国的漆树园,委派庄子看管。庄子在此看园著书,传说老婆死了还鼓掌唱歌哩。后来漆树被砍伐火烧了,满岗却长出许多类似漆树的棠棣树,所以改名叫棠棣店。在老人带领下,先看两口古井:东井叫“旧县井”,在棠店小学院中,块石凿通为栏,井栏四周沟深寸余;井壁青石垒砌,深约五丈,常年水清如镜,久旱不竭,确是千余年古井。西井叫“庄子井”,井口仅能容身一人上下,无井栏,青石垒成桶形,四壁无缝,深不见水。某年干旱,村民淘水,曾从井底淘出许多奇形怪状的兽骨、陶器、石器等等。东西两井相隔二里,两井中间村北岗南有一块方圆30亩的大荒地,低于北面山岗三米,高于南面水田二米,四周尚存突出地面,高低不齐的垄埂,细看好像是一处遗弃很久的庄园,据说这就是庄周“漆园为吏”的漆园遗址。春秋末期,现在定远的棠棣店属于钟离子国南境丘陵森林地区。庄周一生大部分时间生活、学习、著书于钟离(遗址在今凤阳临淮镇城里村)国境内,留下许多遗迹和故事,例如“梦蝶坊”、“南华楼”、“逍遥台”、“观鱼台”等,就连“庄周墓”也在“逍遥台”下。所以棠棣店的“漆园遗址”是可信的。后人为了纪念庄子,在唐中宗李显弘道2年(683)间就在定远宋、元、明、清旧县治(今定城粮食局仓库)东北一百三十步(约今银海大厦一带)建造“漆园观”。直至清末,据旧志记载,此观才变为定城望族陈姓住宅,观前两棵千年银杏,犹有白鹤营巢,鸣声闻全城,可见“漆园观”存有千余年历史。